福建农技网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胜利之吻男主角:我花27年证实是自己所为

胜利之吻男主角:我花27年证实是自己所为

胜利之吻男主角:我花27年证实是自己所为

  80高龄的麦克达菲手持著名的《胜利之吻》,笑容满面,他终于得到承认 ◎图片由吉布森提供


  62年前,当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那一刻,一名激动的美国水兵在纽约时代广场深深拥吻一位素不相识的护士,这一幕庆祝二战胜利的狂欢镜头被摄影师艾森斯塔德瞬间抓拍,随即刊登在美国《生活》杂志上。自这幅名为《胜利之吻》的经典作品问世之日起,关于男女主人公真实身份的追问从未停止过。

  直到最近,曾被2005年版《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称为“全世界最成功的法医鉴定专家”露易斯·吉布森在详细调查后宣布:现年80岁的美国老翁格兰·麦克达菲才是货真价实的“那个水兵”。此前,已有将近20名男子声称自己是那名水兵。

  近日,本报记者特别越洋连线这两位关键人物。令人诧异的是,原来这段横亘半个多世纪的“揭秘”还另有隐情。早在1980年,麦克达菲就跟《生活》杂志联系过。这27年来,他不惜进行十余项测谎测试,专门跑去见摄影师本人,给后来被确认为照片中女护士的美国老太太打去4次电话,但换来的结果却始终是被当作撒谎者。

  这一切,直到吉布森出来替他说话,他才为世人所知。吉布森为证明他是《胜利之吻》中的水兵,还特意给本报发来鉴定时所用的大量图片——口说无凭,有图为证。

  美国法医鉴定专家特别给本报发来鉴定图——

  这次替八旬“老水兵”正名的法医鉴定专家吉布森曾让老人穿上水兵服,怀抱枕头模拟当年热吻场景,拍了100多张照片。吉布森特地给本报发来大量图片,以便记者在采访时她能根据图来说明。

  (图1)左侧箭头所指的2名水兵分别是麦克达菲的朋友杰克·福尔摩斯(左一)和他在海军服役的战友鲍勃·利特(左二),这是他佐证自己是图中水兵的两个有力的人证。右侧箭头所指是说明麦克达菲故意扭转左手腕,好让摄影师拍到护士的脸

  (图2)1945年时美国海军的水兵帽和今天的一样大,以此为标准,可以看到麦克达菲和图中人的头盖骨尺寸相同

  (图3)图中水兵脸上有6处以英文字母标志。可以看到,两幅图中的人物脸部骨骼以及发际线如果按标志一一对应,都相同

  (图4)原图中水兵的耳朵与老人的耳朵轮廓相同。按照18岁到80岁的自然生长规律计算,老人的耳朵一般会增大20%,因此大小也相符

  (图5)原图中水兵的手腕关节与老人的相近

  (图6)原图中水兵的手背尺寸与老人的相近

  法医鉴定专家: 除了他,其余的都是冒牌货

  他看见电视对我的报道,相信我能帮他

  露易斯·吉布森是休斯敦警察局的资深法医专家,是个有25年从业经历的“刑侦老手”。她曾在FBI(美国联邦调查局)学院专门研习过刑事模拟画像课程。这一次,美国媒体竞相报道《胜利之吻》男主角终获确认,大半是因为吉布森在业界的鼎鼎大名。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她的个人主页,给她打去国际长途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和的女声:“你是从北京打来电话的?哦,这太棒了!《胜利之吻》的照片我看了有大半辈子,那些在媒体上、网络上声称自己是照片中水兵的男人,差不多有20多个,我根据他们的照片进行了鉴定,发现他们都是冒牌货,只有格兰·麦克达菲是真的。”

  原来,已经耗费了二十余年证明自己的麦克达菲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找到了吉布森。

  “麦克达菲先生最早是在电视新闻里看见我。在那个节目里,警察局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头盖骨腐蚀得只剩下骷髅,我利用数字技术还原尸体的相貌,并用粘土仿制了他的生前相貌。于是,麦克达菲就觉得,倘若我能仅仅凭借一具骷髅,就还原出活生生的人脸,那我应该有办法凭借照片和他本人,来帮他认定他就是那个水兵。就这样,他给我打了电话。我邀请他来我家里,以便于我能对他进行照相和数字分析。”

  他抱着大枕头复原当年“吻姿”,我拍了100多张照片

  这一次,麦克达菲欣喜地发现:80岁的他终于找对了人。

  吉布森向记者回忆起当日的场景:“那天,麦克达菲开着一辆装货小卡车过来。他穿着深色工装裤,上身是白色T恤,走路很稳健,身体也较为强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80岁的老人。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一开口就滔滔不绝,言语之间,眼中还不时放出光彩。他的语言略略有些粗鲁大胆,但看得出来,他天性乐观,对生活中的一切都似乎充满快乐情绪。”

  在一阵寒暄交流之后,麦克达菲就按照吉布森的要求,重新穿戴起美国海军的水兵服,戴上水兵帽,抱起一个硕大的雪白枕头,重新摆出62年前那个经典的拥吻姿势,只是这一次,他怀中并非当年身材窈窕的年轻护士,而是以枕头来模拟昔日的女伴。这个姿势,老人保持了将近2小时,吉布森从各种角度拍摄了100多张照片。

  随后吉布森又仔细测量了麦克达菲身体的各部分,包括耳朵、面部骨骼、发际线、手腕、指关节等。在完成这一系列的拍摄后,吉布森将所有的图片输入电脑,运用Adobe Photoshop软件进行数据分析,和当年原始照片的放大版一一进行对比。

  “这种分析我花了差不多3个小时。其实,在我第一眼看这些照片时,凭我的职业敏感和经验,我基本上确信他就是那个水兵了。”为了确信无误,吉布森还是做了最精密的对比分析,在采访前,她已经给记者发来大量当时拍摄的分析图片。你可以看到那4张联成一排的图,我先是把它们并排放在一起进行对比。而后,我把现在拍摄的图片处理成透明的,将图片叠放在《胜利之吻》上,同比例放大,你可以清晰看到,两张图片中男主角的头部如此吻合,几乎可以重叠。

  “我百分之百确认那个水兵就是格兰·麦克达菲。要知道,出于职业需要,我需要做的结论常常事关一个人的生死。没有确切把握,我不会轻易下结论。”

  我没向他收钱,他值得敬爱

  尽管通过十余项测谎测试,这次吉布森又以法医鉴定专家的身份确认这位80岁老人的“货真价实”,可当年刊登这幅惊世名作的《生活》杂志还是不予承认。

  当记者询问为何《生活》不相信吉布森和其他多名测谎专家做出的判断时,吉布森连连称赞:“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相信这就是问题所在。《生活》永远不会,也不愿意去承认。我真希望格兰能早点找到我,这样我能早点帮他做鉴定。”

相关信息: